服務熱線:01065539794

公司歷史

華星集團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公司吸取以往100多年不斷變革和持續制造的生產經驗。


ZA???E 地區的工廠

起初,這里只是一個采礦業生產相關設備和工具的小工廠。據關于工廠的官方文件記載,工廠于1913年1月8日登記在Schlesische Gruben und Hüttenbedarfsgesellschaft mbH 的名下(西里西亞科技股份公司,?l?ska Górniczo-Hutnicza Spó?ka Akcyjna),位于 Za???e 區 ks. Strzybnego 街(1945年后更名為Tokarska街)上的一棟小建筑物內。

數年后,Alfred Wagner買下該工廠,并在建造鑄造廠后,將其更名為機器制造廠和鑄造廠。然而,19世紀30年代的全球大蕭條導對工廠及其業主還是造成了影響,工廠停業,并于1933年底被拍賣。此時出現了本公司歷史上第一位杰出人物,他將當時的小公司變成大規模的企業。

當Alfred Wagner的工廠正要破產期間,Gustaw Ró?ycki是個富人。因此,他決定投資當時不發達的波蘭機械行業,并買下了Wagner的公司。從那時起,除了鑄造廠和有色金屬公司的名稱之外,也開始使用MOJ此名稱。1933年10月17日Ró?ycki買下公司時全球大蕭條也慢慢地告一段落,不過在波蘭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仍然持續了超過兩年之久。盡管如此,在六年后新的工廠老板還是成功創建了一家800名員工的公司。Ró?ycki蓋了新的鑄造車間和一系列的員工便利設施,包含浴室、娛樂室以及實習生的工作坊,工廠的產量增加并繼續發展。除了風扇、發電機之外,工廠也生產切割木材用的電鋸和覆蓋范圍可達15公里的電動汽笛。當時影響經濟的是快速發展的汽車行業,Ró?ycki對此也非常熱衷,并開始為菲亞特汽車生產發動機,年產量為2000臺,這在當時是相當大的成就,不過對志向遠大的Ró?ycki來說還是不夠。1937年2月,Gustaw Ró?ycki在一次特別的記者會當中推出了以MOJ為名的新型波蘭摩托車,其主要的特點就是幾乎所有的機車零件都是在波蘭生產的。然而戰爭到來臨,擾亂了公司接下來的汽車生產計劃。Ró?ycki原本想在桑多梅日(Sandomierz)建設汽車廠,他連工廠用地都已經買好了,但是1939年9月1日來臨……

戰爭埋葬了公司的發展計劃。1939年9月,工廠被戰時的德國占領勢力托管,三年后,工廠又交由Alfred Wagner管理,在這段期間內,公司主要為占領軍服務,生產的項目包括手榴彈和炮彈頭等等。直至1945年1月從納粹的占領中獲得解放為止。


WE?NOWIEC 地區的工廠

原位于Badera街(日后改名為 Powstańców 街)的小鐵匠鋪,于1925年注冊成為“Lichter 及Krzanowski工業協會”。該公司的歷史不長,因為四年后就被清算停業。不過在原址建立了“快捷”(Rapid)公司,所有人之一是曾任Baildon鋼廠車床工人的Piotr Krzanowski。

不得不承認,Krzanowski是個有商業頭腦的人。在將公司總部搬至位于Jadwigi街7號的新址后,三年內就蓋了公司的一體板房,里面有他自己的住房,以及用來進行鍛造和鑄造工作的廠房。他雇用了大約 55 名員工。該工廠的產品有很好銷路,他們為西里西亞公交車生產備件,并制造蒸汽機專用的鐵格柵和電動機的鑄鐵外殼,為采礦業制造的手柄和旋轉敲擊鞘也有不錯的成績。實際上該公司每月約生產 35 噸的鑄件,同一時間70噸的鋼運往工廠。不過這樣具有發展前景的公司再度因戰爭而中斷發展。

侵略者將公司改名成為“Rapid Industrie-AnlageHohenlohenhtte”,并擴增員工至大約 120名。可想而知,當時公司被用于制造戰爭所需的器具,包括潛艇艙專用的鐵質壓艙物和密閉艙口蓋、炸彈以及飛機用的螺旋槳等。


戰后5年

當從納粹中解放后,一些工作人員自愿為企業保護資產,同時也自發性地投入生產。MOJ機械制造及金屬鑄造廠和快捷工業設備隨后被總部設在卡托維茲市、后來在Swietochlowice的機械及礦業設備工廠(Zjednoczenie Fabryk Maszyn iSprz?tu Górniczego)接管。

戰后不久,S?awomir Peszkowski成為了Za???e工廠的老板。Gustaw Ró?ycki在1945年10月和11月很短的時間內擔任廠長一職,之后政府提拔Julian Sawicki繼任該職。在他之后的繼任者是Stanis?aw Skomorski。四年后,換上Edmund Brzozowski,他擔任了兩年廠長。接下來是Robert Herich,他任職三年,隨后公司在1956年4月由Stanis?aw Jankowski接替,他也是獨立的Za???e工廠的最后一任廠長。然而,從1945 年4月起由Edmund Brzozowski 擔任Welnowiec區的工廠的廠長一職。他于1951年起擔任Za???e工廠廠長,他將We?nowiec的工廠留給了Wac?aw Bokacki,后者在接下來的11年里負責管理該工廠。更重要的是,Bokacki在Za???e和Welnowiec兩家工廠合并后續任廠長一職,自1963年起,長達18年的時間一直領導工廠運作,直到1981年他退休為止。順便值得一提的是本公司多年來的Bokacki廠長也是一位發明家。1957年他與Eugeniusz Bojemski和Tadeusz Opolski一同發明采礦用的旋挖鉆,為了紀念其發明者,該旋挖鉆被命名為BOB,至今在波蘭專利局仍然可以找到該發明的相關文件。Wac?aw Bokacki還曾經為其他專利發明貢獻,其中包括連接環。與此同時,他還曾經擔任卡托維茲GKS足球俱樂部會長多年。


大型投資時期

在1945年到1975年期間,工廠大幅度擴張,許多新廠房都建設在Welnowiec區和Za???e廠區。1972年,公司創建了一家以Karol Swierczewski將軍為名的采礦設備和挖掘工具制造廠。不過當時采礦業的發展并不成熟,新的技術解決方案和創新項目測試仍然要實施。

1945年,該廠生產簡單的挖煤用鉆頭、三種類型的截煤機截齒、Flotman型鉆頭、用于“Demag”品牌設備的錘頭和鉆頭等產品,在接下來的幾年中,這些過時的工具也隨之淘汰。盡管工廠從成立以來經過許多政治變革,但工廠的初衷并沒有改變,一直與時俱進,并一直尋找解決方案和進行發明創造。1974年,華星大規模注資,使得GONAR采礦工具制造廠獲得瑞典法格斯塔(Fagersta)許可證。當時大部分的加工機器都采用數字控制,設備則位于具備空調且鑲有玻璃的寬敞生產廠房內。員工也使用滑板車來節省在廠房內行動的時間。這是公司的第一階段發展計劃,其次是要搭建一個和工廠一樣的的大廳,以便將 MOJ 公司搬遷過來。整個80年代產品的出口成牛市增加(GONAR:生產總量的 60%;RAPID:50%;MOJ:20%),當時貿易的一大矛盾就是出口到蘇聯和社會主義國家(RWPG)的貿易是以“可轉換盧布”(1美元= 0.7可轉換盧布)來結算。通常外匯交易員之間將此稱作“麻雀匯兌”。當時公司還出口至依據當時的術語來說所謂的“其他地區國家”,亦即資本主義國家,并與 Kenametal 公司合作生產旋轉刀。同時出口到中國的采礦用鏈條和刨煤機刀具也發展蓬勃。當時中國使用瑞士法郎與國外進行貿易,而對中國的貿易也被列為“其他地區”的貿易。


出口的發展方向逐漸成形

20世紀70年代本公司主要生產如下三種產品組合:采礦用鏈條、挖掘工具和一系列完整的電鉆、氣壓鉆、沖擊鉆、采礦錘和液壓離合器等產品。當時公司主要針對波蘭市場生產上述產品。

不過這些產品也出口到許多國家,包括蘇聯、阿爾巴尼亞、巴西、保加利亞、中國、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值得注意的是出口的發展方向在這個階段逐漸成形,并在日后有助公司一躍成為世界知名的鏈條制造商。


艱難的80年代

公司歷史和員工的命運與波蘭當時歷史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1980年8月在波蘭第一次在戰后成立了“團結”自由貿易工會。一年后,波蘭推行軍事管制,接踵而至的是8個艱難的年頭。整個80年代的當中,波蘭面對的是巨大的外債和形勢大壞的內部市場。

波蘭的經濟在經過70年代前期的投資繁榮期,逐漸依賴從西方進口原材料和半成品。1981年12月13日波蘭政府實施軍事管制,以致這些國家對波蘭的援助就此完全被切斷,引起西歐各國對波蘭實施經濟制裁。其結果是從國外流進波蘭的貸款被中斷,進口大幅減少,導致工業生產的驟然下降。這也影響了Karol Swierczewski將軍采礦設備工具制造廠。當時的市場上缺乏原料,投資開發陷入停頓的狀態,制造產品的質量也降低。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1989年——波蘭政治和經濟轉型時刻終于到來。


新經濟時代開始

當競爭和自由市場來臨,采礦設備工具制造廠也開始面對新的挑戰。90年代初的任務是恢復產品高質量的既定地位。事實證明,即使在自由經濟開始的困難條件下,公司也有可能將生產保持在不斷提高的水平。

當時的成績得力于公司有能力應對供應的不可靠因素和某些企業的壟斷行為。事實上,并沒有其他的出路:工廠的存亡完全依賴公司的經營手段。公司的每一位員工意識到,從董事會成員到底層員工,大家都清楚了解這種狀況。許多其他公司都無法應付新的現實局面,華星卻平安地度過了這段期間。公司除了能維持生產和銷售本身的產品,重要的還是能夠保持一千五百多個就業機會,因為這些人員是在90年代初期就開始在工廠工作。接著1989年來臨。基于政治的原因,產品無法再出口蘇聯和其他共產主義陣營國家。又因為許多原因,對中國的出口終止。華星面對了內部市場萎縮,以及沒有任何出口產品可能的多重挑戰。那時30多個煤礦停工。隨著新世紀的到來,公司擔負巨額債務以進行投資,并與國外廠商競爭新市場。此時政治局勢也發生扭轉,波蘭政府開始擺脫國有化的企業。政府需要錢還清巨額債務,而以往使用美元購物而以“麻雀匯兌”出售產品的行徑就是導致債務累積的原因之一。于是出售國有資產的時機到來。為了推動這項工作,公司會先轉行成國有企業。90年代初,中央政府開始執行國庫清算,而商業機構也逐漸擁有更大的獨立性。1991年,當時公司的董事長Jerzy Kostyrko 成功地向工業部提交了將本公司改制為股份公司的申請。當時是以國庫單一所有的公司形式而運作,第一任董事長就是Jerzy Kostyrko,董事會成員則為Aniela Kostowska和Piotr Baron。Henryka Karasia獲選首任監事會主席,其次則為 Michael Hewig。


多家公司 —— 一個共同目標

20世紀90年代,波蘭再次學習自由市場經濟。更多的獨立意味著更多的責任。公司運作的責任主要落在管理階層的肩膀上,不過其他員工也共同承擔這一責任。20世紀的最后10年中,公司歷史的關鍵點就在于所有權的變化以及適應新經濟規則的要求。

20世紀90年代初,公司取得自治資格,取名為華星礦用設備及工具廠,并改制為波蘭國庫獨資公司。公司還加入了大規模的私有化計劃,并被列入國家投資基金的第11個項目當中。幾年后,本公司展開了重新私有化的過程。作為大型多重企業體,華星可以很輕易地被西方競爭對手并購,因為后者才擁有足夠的資本。市場上一般的做法是收購波蘭的企業,然后將其公司宣布破產以避免其產品進入市場,這也是擺脫波蘭競爭者簡單的方法。有一種方法可以避免公司被收購的危機——將集團分割成一些規模較小的公司,并為這些公司尋找對生產有興趣的波蘭投資業主。這種方式拯救了華星的命運,并且給員工提供就業機會,使華星可能以新的合理原則來經營業務。其結果就是成立新的獨立公司:Transfas、FASING-MOJ和FASING-GONAR。1998年華星公司創建FASING-Technologia和FASKOP公司,還收購了PRG BYTOM公司60%的股權。華星的管理階層不斷地從波蘭新的經濟現實中學習從商的規則。在經營的過程中,一旦出現購買某些標的物再賣出獲利的機會,他們會謹慎行事,不隨意揮霍。

1999年1月,公司董事會決定出售華星-GONAR公司100%的股權。不到一年后,華星公司63%的股份被 PPH Karbon 2 公司收購。該公司扮演了策略投資者的角色,而具有一百多年傳統的華星公司也從此轉變成為全球知名的鏈條制造商,此后在中國、俄羅斯、美國、德國、烏克蘭等多個國家成立了子公司。

2016年,華星中波(北京)礦用設備及工具有限公司在中國成立,成為華星集團中眾多成員里面重要的一員,為中國市場提供高質量的產品和高水平的服務。


中国一级特黄大片在线看